恶灵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爱得又凶又怂(1V1h 强制)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等肚子大起来,你就该消停儿
    第一百四十二章  等肚子大起来,你就该消停儿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陪着我

    沉拂砚情急之下,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儿和盘托出。

    屋内一时寂阒得可怕。连彼此呼吸的气音都清晰可闻。

    沉拂砚眼圈红成一片,眼下湿哒哒洇出一点泪光,不安地咬着舌。她想坐起来,霍骠修长健硕的手臂仍牢牢圈辖在她身侧,她尝试着撑肘,后背立刻抵上他的前胸,男人热力十足的体温灼疼她的肌理。

    “什么时候?”霍骠的声音也在这时猝不及防响起,语调平淡,听不出情绪。

    沉拂砚不明所以,“什、什么?”怯生生的偏过脸。霍骠性情暴戾,喜怒无常,沉拂砚实在有些怕他突然发难。

    霍骠出乎意料地温和又耐心,“你不是说现在还不想嫁给我,不想为我生儿育女,那大概什么时候才想了,嗯?”

    二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他较寻常男人低沉许多的嗓音带动胸腔震颤,沉拂砚耳朵、身子震得发麻,脑子也晕乎乎的,集中不了精神,“我不知道……我想先回美国完成学业,结婚生子的事儿,拿到毕业证之后再、再从长计议。”其实她希望能够接着考研,读博。如果可以,将来返回内地父母的故乡,从事学术研究的工作。她不敢说,料定霍骠不会同意,恐怕还会激怒他。

    从她透露想去美国开始,她看不到的地方,霍骠薄长的眼睑沉敛下拉,眼神冷得刺骨。

    先不提他绝不可能再放沉拂砚离开自己身边,遑论远渡大洋彼岸,相隔万里。倘若让她再偷跑一回儿,霍骠不敢保证自己这次能不能挺过去。

    沉拂砚算不上天才学生,她是天赋与后天努力结合的类型,按照她的成绩,如期四年毕业的可能性有,但不大,多半要延长至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修完足够的学分。霍骠等不了那么久。况且谁能保证到时候她不会再次变卦?

    他从鼻子里笑了一声,“确定?大学毕业就立马嫁给我,给我生孩子,嗯?”

    也许是他和颜悦色的态度让沉拂砚放低了警觉,也许是从法律层面和公开的现实层面与霍骠真正地捆绑在一起的预想让沉拂砚抵触太深,她的抗拒与不甘溢于言表,“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头好疼,心很乱。对不起,霍骠,你再给我一点儿时间考虑。”

    霍骠悬着的心掉到了谷底。

    她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被他感动。对她来软的看来是不成了。

    霍骠捏住她颈后椎骨。

    沉拂砚被逼仰起头。

    霍骠居高临下与她对视,嘴角慢慢勾起笑弧,“不要紧,等肚子大起来,你就该消停儿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陪着我。心呢,自然也就塌实下来,不乱了。”

    见天儿起幺呃子,就是闲的。

    “多子多福。钱,我多的是。你生多少个,我都养得起。”她不是不肯安分吗?那就一个接一个地生。怀孕,生育,抚养孩子,侍奉丈夫,孝顺长辈,处理庞大繁琐的亲眷关系。霍骠不信到时候沉拂砚还有功夫折腾那些个什么自由、独立、理想。

    港澳当地的豪门媳妇与自由肆意完全不沾边儿,连交际圈都是固定的,出门在外必须维持家族的形象,言行举止要遵循一套严格的标准。

    沉拂砚的懔忧并非多余。她嫁给霍骠,与一只关在富贵牢笼中的金丝雀无异。

    不过她若肯顺从霍骠,情况又大不一样。

    霍骠不止极度自负,还极端护短。他对沉拂砚情根深种,爱得毫无原则,只要沉拂砚乖乖听他的话,把心放在他身上,他压根不在乎她是不是长袖善舞,言行是否大方得体,不失家族颜面。至于别的豪门贵妇时常参加的上流聚会,“太太圈”、  名媛圈的来往交际,全凭她个人意愿。霍骠甚至不要求她与霍家的亲戚妯娌打好关系,只要对他的义父和两个兄长保持应有的尊敬即可。

    偏偏自二人相识伊始,沉拂砚对霍骠就少有心甘情愿的时候。

    而她对霍骠的反感与惧怕在这一刻到达了顶点,“你、你是打算强迫我……不,不行,你不能这么做——呜唔。”

    “我可以。”霍骠抬手捂住她的嘴。

    “我不会给你买紧急避孕药。”

    “你不再需要任何避孕措施。”

    “从今日开始,直到你生下我的孩子,不许你踏出家门一步。”

    有条不紊的四句话,不带一点儿火气,落在沉拂砚耳内如同惊雷一般。她肝胆俱裂,用力摇着头,眼泪滚出眼角,滴滴答答砸落在霍骠手背。

    丰润软嫩的唇瓣同时在他掌心蹭动。

    霍骠低颈吻去她一侧耳郭,“沉拂砚,我也不想这么对你。”被强迫怀孕,产子,对每一个女性来说恐怕都是一件痛苦而屈辱的事儿,“你太犟,太凉薄,我没有其他办法。”

    他捡起随手丢在床尾的领带,“我问你最后一次,过几日和我去登记扯证,然后跟我回老宅见一见我父兄,嗯?”

    沉拂砚肩胛一阵急促的颤栗,头始终低垂着,没有表态。

    霍骠敛眸注视她,在心里默默数了十个数。

    “不识抬举的东西。”他彻底失去了耐性,拿手里的领带在沉拂砚鼻子下方缠了两圈,将她嘴巴连同下半张脸结结实实地绑住。

    沉拂砚大惊失色,呜咽着伸手去拽。

    霍骠攥紧她双腕反剪在她背后,左右看了看,干脆扯过薄被,指上施力撕下一段布条,将她两只细白的小手也捆起来。

    沉拂砚侧着身狼狈地卧倒在床上,眼泪掉个不停,翘在上方的一只酥乳也颤巍巍抖个不停。上面横七竖八留着之前抓咬出来的手印和吻痕,颜色不算很深,但她的奶子太白太嫩,看上去十分触目惊心,催动男人性欲的同时,有种凌虐的残破美感。

    “小骚货,”霍骠微喘,眼底暗欲翻卷,“生成这样,你他妈是不是欠操,嗯?”扑过去叼住还有些红肿的奶头就吸,一边猴急地解自己的皮带扣,心想早知刚才就不该把裤子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