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结局
    “这……照你这么说,我们和洋界斗到现在竟……竟是错了?”王尧愕然。

    “怎么会错了?”太上无奈地摇了摇头。“刚才我说与你的是大道理,在大道理下面还有无数个小道理,其中头一个小道理便是君子固本,以洋界现在这个德行,当真吞并了六界,六界还有得好吗?”

    “所以我说你立了大功,恰恰就是因为你阴差阳错,引发了核弹大劫,使洋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再没了吞并六界的底气与实力,我们六界也由此获得了宝贵的休养生息的机会。”

    “将来,六界与洋界实力此消彼长之下,天下就会安稳许多,世间也就真得会好上许多了,所以虽然核弹大劫对洋界产生了巨大损失,但从长远来看,却是真正稳定了天下的大局。”太上道。

    “所以天庭应该会援助洋界度过核弹大劫?”王尧问道。

    “当然,不仅会援助,而且会大力援助,这就是站在大家都是天下一员的大道理上办事了,如果洋界真得毁了,六界也难以幸免啊!我们不是援助洋界,而是在维持天下的稳定。”太上道。

    “可洋界对我们一直不怀好意,我这次在洋界还见到了不少六界叛徒,如今天庭要大力援助洋界,那些叛徒和影傀会不会借此兴风作浪,做出分裂六界。颠覆天庭的恶事来?”王尧急忙问道。

    “你说的叛徒其实我们早就知道,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但这就是生灵之心啊,乱是必然的,很正常,有乱才会有治,他们想要兴风作浪,岂不知我们也在找机会整治内鬼?”

    “不过这种治乱不能影响我们维护天下的主旨,这是底线,只要坚守住底线,乱就总是会被限制在一定程度之内,有的时候混乱并不是坏事,在不触及底线的情况下,得有机会让那些家伙跳出来。”

    “譬如影傀倘若不和内贼相互勾搭,我们如何分辨得出来?”太上微笑着道。

    “话是这么说,但我感觉事情未必会那么如意,毕竟洋界大众对我六界一贯敌视……再加上……洋神们对小仙的栽赃,这次核弹大劫之后,既便天庭倾力援助,恐怕也未必能获得洋界多少认同。”

    王尧又道。

    “身为这个天下最顶尖的层次,考虑问题不能落于俗套,洋界恨我们也罢,感激我们也罢,最终都还是必须和我们一起在这个天下共存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次要问题罢了。”

    “咱们虽然要极力争取天下生灵的认同,但却不能因为那些次要问题影响了我们的根本原则。”太上道。

    “之前天庭对洋界委曲求全,是为了保证天下稳定,将来天庭估计还是会对洋界刻意修好,目的依旧是为了天下安宁,虽然道理你说得很明白,但我还是觉得憋屈得紧呐。”王尧叹息了一声。

    “生在世间,本就是一件憋屈的事情,既便修为大乘,也还是有许多力所不逮的遗憾,你已经算是一位小有经验的仙人了,应该明白这一点,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力求让这个天下一日好似一日罢了。”

    “当你看到天下所有生灵都能安居乐业,所有的憋屈也就值得了吧。”太上也叹息了一声。

    “我明白了,天下既无法聚之,那就只有靠水磨工夫维持天下散而不乱,可这……”王尧摇了摇头,什么叫做散而不乱?这简直就是一件根本无法达成的任务嘛,而太上他们显然正在做着这件事情。

    那等宏图伟业,他王尧是万万不敢想的,还是说些现实的吧。

    “那个……我这算是已经出生了,还是要去投胎?”王尧指了指自己婴儿般的躯体问道。

    “你这只是灵体,当然得去投胎,不过你投胎之日需要等那留在镇邪天牢的仙体彻底破灭,两半真灵重新聚合,其间还有许多繁杂手续要走,你只能暂时留在这里,由老夫替你维持灵体稳定。”

    “不过你现在倒是可以先确定要投胎的对象,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出了岔子。”太上道。

    “投胎对象?”王尧眨巴眨巴眼睛,这特么又是要替自己找老爹的节奏了?

    “你是想投到熟悉的家庭还是陌生的?”太上问道。

    “熟悉的都有谁?”王尧颇为好奇。

    “妖界郎帅……”

    “不要!”

    太上刚说了四个字,王尧便急忙摇头,给郎帅和锦绣公主去当儿子,劳资是特么小螳螂还是小蚂蚁?

    “投身为妖确实是委屈你了,不过他两位如今可都是大乘,成为他们的子女,一出生就有可能金丹啊……你……真不愿意?……那就只有……”

    “吕布和貂蝉,这两位神仙最近交往频繁,应该不日就将成婚,他俩神仙交合,诞下子女自会不凡,对你应该也会有所加成,但其实还是不如郎帅……”太上建议道。

    王尧听得吕布、貂蝉竟已走到要结婚的一步,差点都听傻了,这特么吕布果然有几把刷子,连大乘貂蝉都能忽悠上,这还是没有自己牵姻缘呢……

    看来天下生灵之间自有那神秘的缘分存在,他这个月老牵不牵的意义还真不是太大。

    “他俩就算了,我和吕布劳资儿子的,这样太乱了。”王尧连连摇头。

    “那仙姑和吕洞宾……”太上接着问道。

    “不不不……”王尧坚决摇头。

    “这些就是你最熟悉的,其他的……”太上面露难色。

    “我……我这投胎之后还会是月老吗?”王尧突然问道。

    “当然,嵇康并没把你的月老权柄抽离,你出生之后只要吸入第一口灵气,月老系统便会自动开启,辅助你修炼。”太上点头道。

    “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干脆投胎人界吧,随便哪个人家都好。”王尧欣然道。

    “人界?人界灵力寡薄,修炼最是艰难,你若想修炼顺利,老夫只能把你再接回仙界,可那样一来,对你人界父母来说,就又是一番灾劫了,你……你又何必自找麻烦?”太上大为错愕。

    “替我找个子女多的老爹,最好特么有百子千孙的那种,反正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你把我带走不就没影响了?老实说,我当初就是生在人界,如今回去也算是有来有回了。”王尧坚定地道。

    成仙以来,王尧非常确定只有在人界的时光是他最快乐的日子,他觉得能够在人界过上平凡的生活,比什么都有吸引力,当然倘若有月老权柄在手,在人界忙碌闲暇时再抽空牵他几桩姻缘,那就更妙了。

    “你确定……”太上见王尧说得斩钉截铁,不禁又追问了一句。

    “确定!”王尧点了点头。

    “如此的话……”太上闻言闭上眼睛,双手十指掐来掐去,也不知在弄些什么玄虚了。

    审判王尧是天庭许久未逢的一件盛事,洋界迈高得、迈得高、高得迈、高迈得等等一众大神纷纷降临仙界,天庭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乃至天帝等也一并现身,双方在天庭仙法司审仙台共审王尧。

    法官是天庭仙纪委号称黑脸的主任包拯,洋界则派了两位大乘洋神杰匪迅、安东尼参与审理,主控是洋神大状丹诺,主辩则由太白金星亲自担任。

    控辩双方各执一词,你来我往精彩纷呈,王尧更是竭尽所能申诉他与核弹大劫无关,其间张无忌等妇联考察团成员先后作证,洋界的杰克、卡尔、枪侠、芭芭等洋神尽管尚在排毒期间,也一并被传唤。

    丘公子一伙天庭叛逆在审判期间被揭穿了内奸身份,主管缤纷界事务的迈高得大神好生尴尬,他声称这都是误会,其实作为整个洋界唯一的大神,他洞见万里,哪里还需要找什么奸细?

    迈高得这话一出口,迈得高、高得迈、高迈得等其他洋界大神纷纷不满,谁特么承认你是整个洋界唯一的大神?大家半斤八两,谁是唯一,打了再说。

    一场洋神高层内战差点就要在天庭开打,总归是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天帝、太上等天庭众仙好说歹说,劝了又劝,几个洋大神方才勉强罢了手,可审判却也被中断了许久。

    丘处机等天庭叛逆的在职亲属自是羞愧无比,丘处机痛心疾首,登报宣布与儿子划清界限,吕洞宾、仙姑分别辞去了人界办事处主任和妇联办公室主任的职务,听说还在组织调查时做了声泪俱下的检讨。

    天庭也借此开展了一番动作颇大的内部自查与互查工作,弄得体制内诸仙有一阵子惶惶不可终日,见面最常用的寒暄便是“听说最近又有xxx进去了……”

    待得洋界与六界各自内部龃龉稍稍稳定之后,对王尧的审判才又继续进行。

    双方围绕核弹大劫接着展开控辩,虽然当时实际发射核弹的一班下界洋人早已死得干干净净,但只要能够找到鬼身的依旧都被传唤了过来以厘清核弹大劫事发真相。

    最后辩论的焦点集中在了王尧究竟是被洋神追杀还是擅自离队上,这一点双方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

    审理第四百二十八天,那天清晨王尧像往常一样离开镇邪天牢,由巡查天将押着前往审仙台接受审讯。

    拖拖沓沓的审判许是让几个巡查天将有些麻痹,一不留神之间,一个在天庭避难的疯狂洋神突然跳了出来,竟在众仙睽睽之下把王尧给击杀了。

    杀了王尧的洋神当即被巡查天将抓捕,可还没等送到巡查天将办公室,就又在朗朗乾坤之下被一个满脸泪水的老迈仙人轰成了碎片。

    “还我儿子,还我儿子……!”那仙人老泪纵横,巡查天将们问来问去,就只得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天庭向洋神们详细解释了这老迈仙人与王尧那似是而非的父子关系,但洋神们毫不买账,居然提出了子债父还这等极其违反天庭新时代法治精神的无理要求。

    结果东海、南海、西海、北海的虾蟹鱼鳖全都闹了起来,导致天庭爱心基金会援助洋界重建的物资竟没法送进洋界去,特别是大劫以后只能依靠水路的缤纷界几乎彻底断了与六界的联系。

    无奈之下,洋界只能勉强接受了天庭方案,以增加百十万吨各类海鲜冷冻食品援助为条件放过了老迈仙人一马。

    其间天庭专职援助洋界的爱心基金会居然又爆出了贪腐丑闻,大大拖延了六界对洋界的援助进程,洋界残存的洋人们不顾丹毒依旧肆虐,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六界,据说他们果然被丹毒熏死了许多。

    总之六界与洋界就在这种吵吵嚷嚷、你来我往中日子一天天地过了下去。

    “哇哇哇……”人界一所三甲医院,随着清脆的婴儿啼哭声传来,人们欣喜地相互道贺。

    “恭喜你,是个大胖小子!母子健康!”一位护士对产房外呆呆站立着的白衣男子笑道。

    “唔……”男子僵硬地点了点头,随即茫然仰首向天。

    “老天啊,你这是戏弄我尹志平还是咋地?都说老而不死是为贼,劳资活得都不知道劳资活了多少年,死不掉不说,还特么居然子嗣不断,这……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了?”

    “太太太爷爷,恭喜啊,太太太奶奶又替咱家添了个太太爷爷,上回坚决不再生太太爷爷去世的伤痛,也算是能稍稍减轻了一些吧?而且……而且如今咱们尹家军可是有上万之数了吔!”

    男子身后一位白须白眉的老汉激动地道。

    “八百八十八,你也辛苦了啊,自从你太太太奶奶有身之后,你就没怎么休息过……”男子语带哽咽地对老汉道。

    “唉,应该的应该的,太太太爷爷、太太太奶奶人瑞得子,正显出我全真尹系功夫的厉害,活得长久不算啥,活得长久还能生下孩子,那才叫厉害呢。”

    “重重重孙儿身为全真尹系一脉掌门,理当操劳、理当操劳。”老汉眉花眼笑地道。

    “还请太太太爷爷为太太爷爷好生起个名字,可不能再叫坚决不再生了,坚决不再生太太爷爷在世一辈子,身体都不是太好,这名字不太吉利啊……”老汉又凑近了男子小声道。

    “这个嘛……我这一生子嗣太多,德字辈该用的字都用完了啊……”男子眉头一皱,为难地道。

    “要不……就叫一万咋样?有了这位太太爷爷,您的子嗣刚好凑够了一万之数……”老汉建议道。

    “尹德万……尹德一万……”男子嘴里喃喃念叨着,微微摇头,他突然眼睛一亮,转脸看向老汉。

    “有了,我那叫尹尧的老一百不是已经死了许久吗?那是为了纪念一个名叫王尧的相熟晚辈起得名字,想当年他父亲死后把他托付给我,如今恐怕也早已不在了吧……”

    “遗憾的是……我与他自从咱家德广出生后见过一面,之后就再渺无音信,既然老一百已死,要不……就还是用这个名字吧?德字也不用带了。”男子道。

    “尹尧?这……这死去太太爷爷的名字……太太太奶奶会答应吗?”老汉有些迟疑。

    “会答应的,太太太奶奶也见过他……”男子确定地道。

    “恭喜太太太爷爷,贺喜太太太太爷爷!……”男子与老汉身后还有一大群男男女女,此时异口同声向男子道贺。

    “都跑来做什么?这小小医院哪里盛得下我们一大家子人?赶紧走!赶紧走……我……我去看看你们太太太奶奶去……”男子冲身后人群厉声呵斥,旋即举步而去。

    新生儿护理室里,两个护士正低头细细打量着刚出生的婴儿。

    “气血旺盛,灵力内蕴,太上果然没骗人。”一个护士喜气洋洋地悄声道。

    “这下子你不用再担心大哥了吧?”另一个护士笑道。

    “呸!谁担心了?你才担心了好吧?”

    “你不担心?那咱们还是回去吧,呆在这人界,真是无聊透了。”

    “怎么无聊了?我最喜欢人界,这次回来看什么都亲切,回去有什么好?咱们境界不如其他仙人,待遇却比其他仙人高,我都听到好几次背后议论了……”

    “议论就议论呗,咱大哥给的,管他们呢……”

    “你就不怕看彩主任那脸色?”

    “她摆脸色是她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平时都在妖界,想看也看不着。”

    “好你个死妮子,成仙才多久,就这般猖狂,大……若是交给你教养,不定以后成了什么样子……你……你干脆还是回妖界去吧,不然,迟早你得把……把他带坏了。”

    “你说啥呢?定是你想独个带着他去仙界是不是?打得好算盘,我才不依呢,我还差一点就晋升合体了,正好乘着这个机会……”

    ……

    “她们……她们看得可是我太太爷爷?”新生儿护理室外的窗前,那位叫做八百八十八的老汉指着房间里的两个护士问道。

    “这……这两位莫非是实习生?怎么以前没见过?”老汉身边一个护士见了大感讶异。

    “咦?人呢?”紧接着老汉和护士眼前一花,两个护士竟眼睁睁地从新生儿护理室里消失了。

    “喂,走啦……”两个护士已经换了一身人界花里胡哨的裙装,其中一个护士手里抱着个老大的包裹,笑眯眯地看着三甲医院门前穿着洋服的光头男子。

    “我爹娘咋样了?”光头男子立刻屁颠颠地跑了上来。

    “爹就是爹,娘就是娘,哪有既叫爹又叫娘的?”一个护士皱起眉头斥道。

    “是是是……可我委实分不清我爹娘究竟是爹还是娘嘛。”光头男子委屈地道。

    “哦?怎么分不清的?”

    “在哪呢?在哪呢?青天白日竟还有来医院偷小孩的?赶紧的,大家小心了,偷太太爷爷的是俩小姑娘……”此时一大群人从医院里涌了出来,为首的正是那位八百八十八。

    两个护士见状吐了吐舌头,冲光头男子诡秘地笑了笑,三位就在众人眼前姗姗而去,渐渐消失在街头熙攘的人流中。

    野花闲树,斜阳日暮,千百年天下如故,相聚欢、离别苦,世事如戏难尽数,落魄到了是锦簇,笑也一出、泣也一出。(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