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户春 > 章节目录 番外五 庄家母女
    “同你小舅舅有关。”蒋山青笑了笑,给出了提示。

    李梅儿反应也不慢,眉头一挑,略有些惊讶地问道:“是……阿禾姐?”

    蒋山青点头,表示李梅儿猜对了。

    这两人能凑到一起,李梅儿还真想不到,遂好奇问道:“咱们离开鄞县前,阿禾姐不是已经有了婆家,是后来又出了什么变故吗?”

    蒋山青摇头回道:“具体的我也不知,只知道陈皮遇见阿禾的时候,她已经是寡妇身份的,想来应该是前夫英年早逝了。”

    李梅儿听罢叹息了一声,感叹道:“这般说来,阿禾姐前段时日也过得挺辛苦的,不过她现在遇上了陈皮叔,也算是否极泰来了。”

    “陈皮想请咱们夫妻吃饭,感谢我把铺子低价转让与他,你去不去?”蒋山青又问道。

    “去啊,我还想顺便看看韦婶子和丫丫姐呢。”李梅儿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次日一早,李彦早早去了衙门,李鑫和蒋旭也都在午时前离开了,两人如今都有生意要看顾,也不是能懈怠的时候,只是与李家人约好了,等清明一道儿回乡祭祖的时候,再好好聚上一聚。

    这边蒋氏刚把两家人送走,那边一条街上的庄老爷和庄姑妈就跟闻着儿的猫找上门了。

    李老娘实在是不待见他们,可怎么说都是自家亲戚,又住在一条街上,也不好把人赶出去。再说了,她现在可是县太爷的亲娘,身份都不一样了,待人接物也得顾着些面儿。

    庄老爷生意场上的人精儿,自然一早就知道李彦上任知县的事儿,要不是碍于李家昨日有客人,早就迫不及待地上门了。

    他如今见了李老娘,早没了从前那端着架子的模样,一脸逢迎地恭维着老太太,“老嫂子,我一早就看您是个顶有福气的,就是那诰命夫人的命,如今看看,还真是一万个没错的,您这气度,就是跟那陆家老太太,也是差不离的。”

    李老娘端着架子,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矜持说道:“老庄你这话便不对了,人家陆老太太可是正经侯府出来的小姐,哪是我这种乡下老婆子能比的,而且你家还跟人陆家带着亲呢,这般背后说人家,可不好。”

    庄老爷脸上讪讪,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只能给身旁的庄姑妈使眼色。

    庄姑妈这一趟着实是不想来的,毕竟前头那么些年,她可都是压这个嫂子一头的,如今人家摇身一变成了诰命夫人,自己也只得做小伏低地巴结。

    庄姑妈脸上堆满笑,连忙开口道:“嫂子您这说的哪里话,老庄可没有说陆老夫人的不好,只是觉得嫂子您如今气度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要不是您模样没变,我跟老庄还真是不敢认了。”

    李老娘的唇角微微翘了翘,显然庄姑妈这话说得她心情大好,可态度依旧是不冷不热的,缓缓道:“我这次去京城走一趟,看得多了,那些个达官显贵,皇亲贵胄也算是都见过,见得世面多了,自然就不一样了。”

    庄老爷夫妻听了李老娘的话,震惊地倒吸了口气,心中忍不住感叹:恁的娘诶,竟然连皇帝老爷都见着了,这老嫂子还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庄老爷震撼之余,更加卖力奉承,顺便还旁敲侧击问了些李彦的事,表示大侄子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他这当姑父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夫妻俩硬是赖着跟李老娘说了大半个时辰话,眼前李老娘面上神情有些不耐烦,这才告辞离开了。

    两夫妻离开之后,蒋氏和李梅儿才过来了。

    李老娘端着茶水润喉咙,忍不住跟儿媳孙女儿感慨,“这再往前十年,我是想不到这夫妻俩会这般巴结着老娘,那句老话真是说得好,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李梅儿引起地给李老娘换了盏茶水,笑眯眯道:“那还不是祖母您福气好,为人好,老天爷才让您发达。”

    李老娘也笑眯着眼点头赞同,“这话倒是不错,我要是像你庄姑祖母那样人品,如今铁定成不了诰命夫人。”

    李梅儿端了碟子果脯到李老娘面前,拿了一块边吃边与她说道:“祖母,我再说些好玩的事儿给您乐乐,您还记得姑祖母那位嫁去陆家的素素姑妈不?”

    李老娘也含了块果脯,点头回道,“自然记得。”这位当年可是够遭她心的,挺着个大肚子,未婚先孕就敢到她家来住,差点就害了她家的名声。

    “听说陆大爷跟前头那位正室夫人和离了,人家带了全部的嫁妆准备回娘家,盘嫁妆的时候,发现好几样稀罕的首饰都不见了,后来在素素姑妈房里找着了,那位夫人厉害的紧,当场便要拿了素素姑妈去官府,还是陆大爷拼命拦着,又去求了陆老太太,这才好歹没去官府,但也让素素姑妈赔了不少银钱,且这事儿闹得挺大,大半个鄞县的夫人太太们都知晓了,素素姑妈的脸也算是丢了个精光。”

    李梅儿说起八卦来那可是一把书的潜质,这会儿更是绘声绘色的,好像她当时就在现场一般。

    李老娘也听得认真,听完还啧啧道:“这庄素素从前就不是个安分的,没嫁人呢就跟男人有了孩子,上赶着要做人家小妾,如今也是越发不堪了,还干起偷鸡摸狗的事儿了。”

    语气中满是嫌弃与鄙夷。

    李梅儿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那些个首饰倒也不一定是素素姑妈偷的,毕竟她真没那样做的必要,我估摸着应该是陆大爷从库里拿了送给她的,只是男人向来粗心,哪里分得清首饰的来源。”

    “就算陆大爷不知道,那庄素素还能不知,我看她就是故意昧下的。”李老娘轻嗤一声又道。

    李梅儿点头,表示赞同,毕竟以庄素素的心性,恐怕还觉得这样做能下了正室夫人的脸,心中沾沾自得呢。

    蒋氏看祖孙俩聊得兴致勃勃,忍不住笑嗔道:“你这丫头,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

    李梅儿笑,“这有什么难的,包子刚刚跟姑祖母带来的丫鬟聊天,三两句就套出许多事情了。”

    蒋氏听后无奈摇头,“你啊,贼精贼精的,包子这般老实一个人,如今也被你教得这般鬼精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