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契约魔姬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旅行日志
    “九月十四日,晴,告别了热情的费尔叔叔一家,孤身一人的我,在塔德达尔城登上了飞往普罗伦萨王国的魔空艇……”

    “……九月十六日,晴,风和日丽,在船舱里闷了一整天,我想要出去透透气,然后在甲板上碰见了一个很奇怪的人……她,嗯,从外表上来判断,暂且是她吧,在天气并不寒冷的情况下,她居然穿着一身厚厚的斗篷,连脸都被兜帽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她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今天出来透气的我,又在甲板上碰见之前的那个人了……为了验证我心中的想法,我决定靠近一点……我看见她露出来的手了,嗯,肤色很白,似乎非常柔软光滑,手指又长又细,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手,难道她是什么了不起的贵族小姐吗?看起来完全不像普通人的样子……”

    “……是的,我又看见她了,她今天好像很累的样子,正伏身在甲板栏杆上休憩……啊,风儿好像听见了我的心声,把她的兜帽吹起来了一些,我终于看见她的脸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她给人的感觉真美,就好像是伟大的安杰克提·贝鲁特大师刻刀下的完美艺术雕塑……”

    “……这次我小心地靠近了过去,尽可能地用我的能力去感受,果然,她给我的感觉非常奇怪,就好像完全不是人类一样,可她看起来明明就是……糟了,我好像被她发现了……呼,幸好我躲得够快,不然的话……嗯,以后我可要小心一点,可千万别被她发现了……”

    “……果然,今天的我太不小心了,她可能早就发现了我的存在……啊,我被她堵住了去路……天哪,她身上居然有手枪这种可怕的武器,在被她用它指着额头的瞬间,我吓得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要知道,我可是见识过这种可怕武器的威力的……半年前的那天,科沃克斯领的安隆子爵就是用这种武器一枪轰倒了一头强壮的魔兽,我亲眼所见……啊,她的眼神真可怕,我毫不怀疑,如果我是她的敌人的话,她会干净利落地一枪杀掉我!是的,她开始审问我了……她的声音真好听,不,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听到她的问话,我想这或许是个机会也说不定……我向她坦白了,然后,她原谅了我,而且还给了我一个善意的忠告……她果然是一位非常善良的人,虽然她给我的感觉依然很奇怪,我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血脉能力是不是出错了……”

    “……既然被发现了,而我心中又非常纠结这个问题,所以,我就光明正大地去接近了她……不过,她好像并不太喜欢与我交流,无论我问什么,她都是沉默以对……”

    “……已经有好几天没在甲板上看见她了……我决定亲自去找她……”

    “九月二十三日,晴……啊,又找错房间了,真是让人失落……好心的瑞普船长告诉了我她的房间号码,我满怀高兴地赶了过去……我敲响了门,果然,开门的人正是她,我正准备跟她热情地打个招呼,她却一脸‘怎么又是你’的无奈表情,真是……我向她发出了一同旅行的邀请,可是,她却坚决地拒绝了,而且还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突然,整个魔空艇开始剧烈摇晃了起来,似乎是出了什么意外……从她的伙伴口中,我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夏……”

    “……袭击我们的是一群名叫荆棘暗鸦的魔兽,我第一次看见这种可怕的飞行魔兽,它们的尖喙和爪子真是锋利,能够轻易就刺穿我们的身体……果然,夏小姐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就算是面对着凶猛的魔兽,她的脸上也没有一点害怕,那种自信的神色,我只有在那位……这群魔兽的头领似乎被夏小姐打伤了,掉到了下面的森林中……比起安隆子爵,夏小姐开枪射击的飒爽姿势真是让人目眩神迷,如果我也能够……糟了,魔空艇的气囊要被这些魔兽破坏了,我们却对此毫无办法……”

    “……我们乘坐的这架魔空艇坠毁了,落在了希达尔森林中……幸好瑞普船长提前下令降低了它的飞行高度,否则……好多人受了伤,只靠杰瑞船医一个人的话完全忙不过来……一位可怜的老人在之前的坠毁撞击中磕伤了头,可是他的儿子却不会止血疗伤,杰瑞船医正在救助另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分身乏术……我想,或许我也可以用我的血脉力量帮忙……夏小姐和她的两位伙伴也加入了救援……”

    “……寒冷的夜里,我们围在了篝火旁取暖……瑞普船长对我们说,我们正处在一个十分危险的森林中,千万不能随意远离营地……他向我们所有人保证,最多两三天,我们一定很快能得救……不过,我是有些怀疑他的话的,但看见他正在跟夏小姐交谈着什么,表情似乎非常严肃,我才忍住了走过去问他的冲动……”

    “……听见耳边的嘈杂声,我醒来了……我走出了船舱,看见瑞普船长正在围着魔空艇的残骸转悠,表情很是苦恼的样子……魔空艇损毁严重,似乎飞不起来了,我们只能等待着救援之人的到来,我听着瑞普船长不断抱怨的话语,心中质询的话终究没有问出来……咦,杰瑞船医神色匆忙地跑了过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仔细地听着他跟瑞普船长之间的话……夏小姐也过来了,她十分关心杰瑞船医的话,知道了空气潮湿对伤员不妙的问题,还问起了魔空艇的状况,问它是否能被修复……因为满脑子都在关心着空气潮湿的问题,我插话的时机有些不对,因此被夏小姐误会了什么,她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不过,当我说或许我能够用血脉力量解决空气潮湿的问题之后,夏小姐又很快振作了起来……哼,明明自己的年纪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却偏偏要叫我小丫头,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什么嘛,夏小姐实在太气人了……”

    “……在夏小姐和瑞普船长等人的帮助下,我尽可能地集中着自己的力量,将房间里的水汽都纳入了我的感知之中……呼,费了好大力气,我终于成功了,房间里的水汽都尽可能地被我排出了房间,所有人都对这个结果十分高兴……夏小姐似乎是怕我会累着,叮嘱我要好好休息,而我也确实感受到了深深的疲惫……”

    “……我醒来了,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或许只有一两个小时?不过,见我醒了之后,人们的亲切关怀总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茫然失措,我明明才不是为了想要被人感谢才这么做的呢……第二次进行干燥空气工作的时候,我似乎更加熟练了,不过,我没能看见夏小姐,她似乎到营地外面查探周围的情况了,并不在这里……”

    “……外出侦查的夏小姐终于回来了,带回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森林一族?这是什么……从未听说过,不过,根据特雷亚·库库克尔先生的描述,哦,对了,他就是夏小姐身边同行的伙伴之一,据说是一名身手十分厉害的佣兵,而玛丽·安杰卡小姐,则是他所属的佣兵团的副团长大人,比他还要厉害,真是人不可貌相呢……特雷亚先生跟玛丽小姐他们曾经在以前的任务中遇见过这种生物,据说它们十分可怕……”

    “……大家都开始了讨论从营地撤离的事情,不过,杰瑞船医似乎并不太同意这个决定,他十分担忧于伤员们的性命安危……夏小姐的态度很是强硬,她说服了杰瑞船医,提出了撤离的建议,瑞普船长经过谨慎衡量之后,最终也采取了夏小姐的意见……大家都开始行动起来了,为了这里所有人的明天……杰瑞船医看起来似乎仍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果然还是在担心着伤员们的事情吧,我抬头看了看仍挂在树枝上的魔空艇的气囊,脑海中灵光一闪,或许,我能够解决杰瑞船医的担忧,帮得上大家的忙……”

    “……夏小姐和玛丽小姐都离开了营地,去周围寻找一个可以供大家转移的新营地,这项工作想必十分艰辛吧?她们肩上任务很重呢,我也不能落下……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杰瑞船医和瑞普船长,果然,他们也很快认同了我的想法,调派了几名强壮有力的船员来帮助我一同把树枝上的魔空艇气囊拉扯下来……快到傍晚的时候,夏小姐结束探索回来了,瑞普船长与她商量了一下,还提起了我的来裁剪魔空艇气囊充当搭构新营帐的想法,然后我被夏小姐赞扬了呢,真是让人高兴……”

    “……瑞普船长将森林一族的存在威胁与所有人说明了,大家似乎都有些紧张起来……瑞普船长说服了大家进行转移撤离,所有人都一起行动了起来……负责在四周警戒的特雷亚先生回来了,玛丽小姐她也终于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遗址?这个可怕的人迹罕至的希达尔森林中居然有一座属于人类的遗址?这可真是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如果玛丽小姐说的都是真的话,那大家终于得救了呢……夏小姐提出了要亲自过去遗址那边确认一遍,哪怕快要夜幕降临,仍是一副谨慎仔细的样子,我们只能同意了她的决定……啊,夏小姐终于回来了,而且带来了肯定的消息,大家终于定下了新营地的选择,对于那个未知的遗址,我心中不免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早上,我被耳边的嘈杂声响惊醒了,后来一问,才知道是特雷亚先生昨天在四周设下的预警陷阱被什么东西触发了……夏小姐与特雷亚先生匆忙外出前去确认,结果带回了一个十分糟糕的消息:那些森林一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大家都变得十分紧张起来……在夏小姐与瑞普船长的安排下,我们提前开始了撤离……我被安排在了第一批进行撤离的人员名单上,夏小姐和瑞普船长、特雷亚先生他们却准备留在魔空艇营地这边,守护剩下的人们的安全……因为是除了夏小姐之外,唯一一个知道前往遗址道路的人,玛丽·安杰卡小姐被委任负责为第一批撤离人员的领路者……由于大雾的存在,以及我的血脉力量,夏小姐希望我能够为玛丽·安杰卡小姐提供足够的视野,我想,或许我能够胜任夏小姐委任的这一份工作……”

    “……经过了一段长时间的艰难跋涉,我们终于来到了玛丽小姐所发现的那个遗址,果然,这是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地方,虽然看上去它已经很是残破了,但并不能掩盖住它那独特的气息,我敢用我身为旅行家的名誉保证,这真是一个美妙的天堂……我留在了遗址这里,负责组织人手开始搭建新的营地,以及腾出地方好安置受了伤的人们,说实话,这可是一个马虎不得的工作……玛丽·安杰卡小姐带着几名船员重新返回魔空艇那边的营地,接应夏小姐她们剩下的那些人过来,希望能够一切顺利吧,我由衷祈祷起来……”

    “……果然,事情并没有料想般的那样顺利,玛丽·安杰卡小姐平安回来了,甚至,所有人都完好无损地过来了,除了夏小姐之外……据瑞普船长他们说,夏小姐是为了引开那些袭击过来的森林一族才选择折返的,恐怕要花费一定的时间才能过来……我不禁想要回去寻找夏小姐,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但总想着或许能够帮得上什么忙,而玛丽·安杰卡小姐和特雷亚·库库克尔先生也肯定是想回去寻找夏小姐的,我能够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得出来,不过,二人却是强行忍耐了下来,说是不能出去,不能轻易引来那些森林一族生物的注意,让夏小姐的心血白费,要知道,身为佣兵的他们,此行的职责就是要保护好夏小姐的安全……”

    “……在这一天的夜幕即将降临之际,夏小姐终于回到了遗址这边的新营地,看见她的身影,在耳边充斥着大家的喜悦欢庆声中,我的眼前不由有些模糊……果然,我之前的感觉是对的,虽然那时候她的眼神很可怕,但夏小姐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为了众人的安危,宁愿独自一人去引开那些危险的森林一族……不过,我还是注意到了,平安归来之后的夏小姐看上去仍有些担忧的神色,难道是为了瑞普船长所说的新营地里资源不够的事情?唔,我总感觉不是这个原因……”

    “……在半睡半醒中度过了一个难熬的夜晚,一大清早,夏小姐便和瑞普船长他们出发了,决定尽早地转移魔空艇那边留下来的剩余物资,因为肩负着照顾伤员的重任,我和杰瑞船医他们只能留在遗址这里守候,虽然我很清楚这一点,但说实话,我并不想这样,我情愿与夏小姐她们一同过去……就在我忙活着这边的事情之际,隐隐约约的,我好像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嘶吼声,可等仔细听,又什么都没有听见,我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些不安……”

    “……那些船员一脸惊慌地逃回来了,他们似乎是碰上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满脸的惊恐让人难以忘怀……后来,夏小姐和瑞普船长他们也回来了,抬着受了重伤的特雷亚·库库克尔先生,却是一脸庆幸中夹杂着心有余悸的复杂表情,在船员们断断续续的描叙中,原来夏小姐她们又是遇上了一条可怕的巨蛇魔兽,连魔空艇都被它轻易掀翻了……夏小姐和两位实力强大的佣兵设计合力杀了那条可怕的巨蛇,而且,还带回了一大捆带着鳞片与血迹的蛇肉,说是或许可以当做食物改善一下伙食……当这些魔兽巨蛇的肉被煮熟了之后,说实话,它实在让人有些难以下咽,它的肉质非常粗糙,咀嚼不烂,吃着它,我感觉就像是在嚼着一块坚韧的带着浓浓腥气的老树皮……而且,它在潮湿的空气中保质期也相当短暂,仅仅过了三天,它们便已经变得腐烂,不再适合食用,可以预见的是,那些没有带回来的剩下的巨蛇魔兽的尸体,估计也是同样的情况,腐烂得完全无法食用了……唉,如果它能够被很好地保存的话,或许,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饥饿与灾难或许就不会发生了……”

    “……为了更好地让援救之人能够发现,瑞普船长让善于攀爬的人将一些剩下的气囊废料做成条状挂在了遗址新营地周围的大树顶上,众人都期待着救援之人快点到来……但是,我心中的担忧却挥之不去……”

    “……终于,瑞普船长说好的救援之人到来的约定时间到了,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知道,当时大家的心中都有些失望与沮丧的,看着他们围在瑞普船长大人的身边,不断地向他质询,我却知道,这并不是瑞普船长大人的错……”

    “……又一天过去了,大家变得更加担忧不安起来,而瑞普船长仍在尽职尽责地稳定着新营地里的气氛,以免发生什么不好的慌乱……夏小姐看起来似乎倒是没什么担忧的样子,她只是前去查看了一下特雷亚·库库克尔先生的伤势,然后安安静静地待在一个角落,似乎是在休憩,又似乎在留意着周围的动静……或许,她仍旧对那些森林一族生物的存在不太放心吧?我有心想要过去跟她说几句话,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绝望的气息开始在营地中积攒,几乎肉眼可见,我想,大家估计都知道了现在面临的真实状况了吧?我之前心中一直存在的担忧,终于成为了现实……是的,发给救援之人什么的求救信息根本就不存在,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们这些人的遭遇,也根本就没有什么救援队伍在搜寻着我们,我们能够做的,只是默默祈祷着能够被人发现,无论他们是从这条航线上路过的其它魔空艇,还是得知了这趟魔空艇失踪出事了的什么人……”

    “……食物的缺乏,饮用水的短缺,已经让瑞普船长开始了计划性的定量分配,甚至,他和他的船员们还分头外出森林寻找可食用的食物,可惜收获寥寥……不过,瑞普船长终究是为了能够让众人坚持活得更久而努力着的……大家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也没有什么怨言……”

    “……已经有受伤的病人开始死去了,他们的身体变得滚烫起来,痛楚和饥饿在折磨着他们,然后,有些人终于忍受不住了,停下了他们的呼吸与心跳……我们已经没有力气去悲伤了,瑞普船长带着船员们挖了几个并不深的土坑,勉强为他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葬礼,参加葬礼的人,脸上的悲伤是有的,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命运的绝望,以及对周围事物的麻木……”

    “……营地中的物资愈发短缺了,现在几乎只能靠在周围找到的无毒的植物根部或菌类来果腹,人们饿得几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夏小姐向瑞普船长提出要独身一人前去森林一族的居住地走一趟,或许能够带回来一些食物,然而,当她回来之后,却是两手空空,只带回一个森林一族居住地空无一人的消息,它们似乎是全族搬迁走掉了,除了那些残破简陋的房屋,什么也没留下……唔,或许我该好奇为什么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夏小姐她还能够保持如此充足的体力……事实上,我早就该发现了,我似乎从未亲眼见过夏小姐她吃下了什么食物或水,或许,我之前从她身上所感受到的那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终究是正确的吧?嗯……她跟我们果然是不一样的……”

    “……又有好几个伤员不幸逝世了,而我们连为他们举办葬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选择将他们草草掩埋,或许到了最后,我们最后一批死掉的人更是要暴尸荒野了吧?呵,这可真是……在神智昏沉之中,一个略微苦涩的却带着甘甜味道的东西被塞进了我的嘴里,我勉强睁开一只眼睛,看见的是夏小姐那美丽如初的脸庞,‘吃吧,我在附近找到的’她如是地对我说,那是一枚青涩的野生果子,我近乎本能地吞咽着这难得的食物,等回过神来,看见的却是夏小姐那一步步走远的身影……”

    “……疲惫与饥饿的折磨,已经让我对时间的流逝没有什么概念了,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现在又是第几天,而负责赶走潮湿空气的工作,我也早已不能胜任,或许,伤员们的接连死去也有着我的一份责任吧……又累又饿的我,比起其他人来,能够下意识地运用残存的血脉力量聚集水分润湿自己的嘴唇,已是难得的幸运……”

    “……”

    “……不知道是第几天了,一声声腔调古怪的啼鸣,在耳边从微弱逐渐变得响亮,它惊醒了我,我发现整个营地都渐渐沸腾了起来,我勉力睁开眼睛望去,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我第一次发现,那种原本只被驯养当作飞行坐骑的白纹鹰鹫,它的模样看起来竟是如此地雄壮威武、精神抖擞……”

    “……是的,救援的人到了……我们,活了下来……”

    ……

    一架正在缓缓飞行的魔空艇上,某个略狭窄的房间里面,经过了几天时间休养、重新振作起来了的双马尾旅行家少女正在伏案一句句地写着,记录着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经历的点点滴滴,她的神色认真而又专注。

    “我们是被那位白纹鹰鹫的骑乘员发现、然后唤来这架专门派遣出来搜寻众人踪迹的魔空艇搭救下来的,在这架魔空艇上,我们得到了有效的救助:一张温暖的床,充足的食物和水,以及无比安全的环境……我们不再经受饥饿与绝望的折磨,我们……从绝望中重获新生……”

    咚咚咚!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后门外传来了某位瑞普船长那熟悉的声音。

    “克蕾尔小姐,你在里面吗?”

    “是的,我在!”

    克蕾尔·潘达姆斯手中挥动的笔不由一顿,开口应了一声。

    “刚才克罗夫船长派人来告诉我,我们就快要抵达普罗伦萨王国的边境城市米尔达沃城了,这一趟旅程的终点站,所以,我特意来告诉你一声,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好下船。”

    “好的,我知道了,瑞普船长,谢谢!”

    “嗯,别客气,我要继续去通知其他人了……”

    听见瑞普船长那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双马尾旅行家少女想了想,又翻开了新的一页,拿起手中的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这一趟历尽波折的艰辛旅程,终于迎来了它的最后一站……我,终究是要跟夏小姐她们分别了吗?啊,真是让人不舍啊……夏小姐…她是一个令人难忘的人……在我人生的旅程中,能够遇上她这么一位同行之人,实在是我的幸运……然而,我们终将是要分别的……现在,这一刻,也终于是要到来了。”

    “作为一个立志要到世界各处旅行的旅行家,我以往面临过的任何一次别离,都不如此刻这般难以割舍,她不仅是一位与我同行的伙伴,她还拯救了我的生命,也同样拯救了大家的性命……或许,从遇见她的那一刻起,她就早已注定是我人生之旅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吧?”

    “是的,我相信,我会永远记得在自己的人生中,拥有她所陪伴的这一趟旅程。”

    “在与她分别之后,我也将会继续踏上自己的旅程。”

    “我之所以喜欢四处旅行,不正是因为它有着如此迷人的魅力吗?”

    “因为旅行,我才会遇上像夏小姐这样的人,像瑞普船长、杰瑞船医这样的人,像玛丽·安杰卡小姐、特雷亚·库库克尔先生这样的人……哪怕过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只要我还活着,就终究会记得,此时此刻的这份心情。”

    克蕾尔·潘达姆斯放下手中的笔,心满意足地合上了这一本笔记。

    在它的扉页,有着她亲笔写下的‘旅行日志’几个大字,以及以‘旅行家’自称的自己的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