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正文 第3440章 心魔三事
    可唯独第一世心魔清楚,当年发生在九曲天路上那些事,以及那些曾经同行过的人,都看在自己本尊眼中,记在心里。

    他也曾为那些殒命的“同道”而难过。

    也曾因为没能救下更多的“同道”而自责和愧疚。

    可惜,当年的他还远远未曾真正在大道上走到尽头,未曾有“只恨天下大道,为何唯我独高”的寂寥之意。

    微微摇头,第一世心魔收拢思绪,“这些陈年旧事,你以后自然会全部明白。”

    苏奕心中一沉。

    他怎会不清楚,当自己以后明白时,也就意味着第一世心魔注定早已不在?

    第二关隘。

    一片古老的城墙上,绘制着无数奇异神秘的图腾,因为年代太过久远,那些图案早已斑驳模糊。

    当第一世心魔和苏奕凭空出现。

    那城墙上的斑驳图腾忽地像活过来,燃烧起滔天的混沌神焰,一道宛如神魔般的虚影,就在那混沌神焰中显现出来。

    第一世心魔笑吟吟道:“喏,这傻大个被唤作‘古蛮仙’,一个诞生于混沌中的纯血神魔,他的完整道躯若全部伸展开,足有九万里之高,能把天顶破一个窟窿!”

    说着,他一跃而起,上前拍了拍那混沌神魔般的男子的肩膀,“小老弟,好久不见啦!”

    古蛮仙沉默了许久,忽地仰头发出一声癫狂般的嘶声大笑。

    “剑客!我又见到剑客了——!”

    第一世心魔退回苏奕身边,笑眯眯道,“瞧把他激动的,也就见到我,这傻大个才会如此高兴。”

    “剑客,带我去混沌外征战可好?”

    蓦地,古蛮仙大声道。

    第一世心魔一指苏奕,“以后让我的转世之身带你飞!”

    古蛮仙不假思索道:“好!”

    他竟是丝毫不怀疑已只剩下一道印记力量的自己,是否还有机会杀出混沌外。

    也没想过,苏奕会否拒绝。

    这无疑代表着,他对第一世心魔的话,有着绝对的信心。

    跟古蛮仙作别后,第一世心魔又带着苏奕去了其他一些地方。

    在第三关隘,见到了一口神秘的泉眼,泉眼内汩汩冒出星星点点的金色光泽。

    那是“金曜仙”,诞生于混沌最初时的一口灵泉。

    第四天关,见到了一个身披残破血色甲胄的男子,身上有阵阵擂动天鼓般的大道杀伐之气在轰鸣,伟岸无量。

    第一世心魔告诉苏奕,此人是“贪狼仙”,曾是兵家始祖的生死之交。

    因为贪狼仙的死,至今还让兵家始祖耿耿于怀。

    第五天关,他们见到了在一幅银河般的画卷中映现出仙鹤身影的“云中仙”。

    在第六天关,见到了化作一株沐浴在亿万雷霆光电中的天刑仙。

    这些混沌初祖,苏奕当初都曾见过。

    而随着第一世心魔与之一一引荐,也让苏奕明白了这些混沌初祖的一些来历和根脚。

    云中仙,是混沌中第一个踏足仙道的白鹤。

    正因为他,在混沌最初时的一些道统中,皆把白鹤视作祥瑞的象征。

    时至今日,那天下分散的大大小小无数道统中,也有不少供奉着仙鹤图腾!

    这就是混沌初祖的影响,可以视作“源头”。

    天刑仙,是诞生于混沌中的第一株青莲,她的存在,对佛门、道家的大道传承有着深刻的影响。

    诸如佛门之地,必开辟有莲池,凝练有莲台。

    道家洞天,必栽种雷霆青莲,孕养先天道罡。

    凡此种种,第一世心魔虽未曾解释什么,可只见证这一切,已让苏奕大开眼界,窥到混沌最初时代的一些风光。

    那是属于混沌初祖横行天下的时代,是古仙路还未曾断绝的上古之景!

    直至后来,苏奕忽然想到,这混沌最初时,是否也曾诞生过第一口道剑?

    第一个开辟出剑道之路的剑修?

    第一个登临仙道的剑仙?

    肯定有!

    否则,剑道传承怎可能在这无垠岁月中开枝散叶,遍布于诸天上下?

    那么,第一口道剑是何物?

    第一个开辟剑道的剑修,又是谁?

    这个答案,似乎并不难猜测。

    最后,第一世心魔又带着苏奕重返第九关隘。

    出乎意料,在这里早有一口古鼎在等待。

    那古鼎笼罩混沌中,镇压星空之中,鼎口蒸腾着神异莫测的大道鸿光,给人以大而无量,横压诸天的气势。

    苏奕自然见过对方。

    分布在九曲天路上的那些混沌初祖,皆唤这口鼎为“鸿老怪”!

    “鸿老弟,好久不见!”

    第一世心魔笑着挥手。

    而后为苏奕介绍,“他是鸿云仙,诞生于混沌中的第一口鼎,号称天下炉鼎之祖,世间一切道兵的诞生,一切丹药的炼制,皆深受其影响。”

    “在混沌最初时候,这老家伙可是一个人见人爱的香饽饽,抢破脑袋都希望请他出手,炼点趁手的宝贝,亦或者炼一炉破境的道药。”

    “不过,他最厉害的本领,则在镇压气运上。”

    鼎,可炼药,亦可炼器,更可镇压天地山河。

    自古就有定鼎天下的说法。

    在古今岁月的世间各大道统,哪个没有鼎炉?

    在世俗之地,也炼有大鼎,镇压一国之气运。

    而鸿云仙,则是诞生于混沌最初时的第一口鼎!

    可想而知,这样的存在,对天下大道的影响。

    “什么好久不见,你可不是当年的剑客,充其量只是一个心魔罢了。”

    远处,那一口古鼎中,传出一道冷漠苍老的声音。

    第一世心魔笑呵呵一指苏奕,“我不是,可他是啊,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他一步走上前,用手哐哐哐地拍打着那一口大鼎,“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拜大哥?当年你不是痛哭流涕地嚷嚷着,只要你剑客大哥一句话,粉身碎骨都不怕

    ?”

    苏奕翻了个白眼,这厮就从来没多少正经的时候!

    被第一世心魔不断无礼地拍打,那口大鼎顿时气急败坏,怒道,“老子的剑客大哥,可不像你这么话唠!更何况,老子就是拜大哥,又管你屁事!”

    轰!

    大鼎轰鸣,把第一世心魔拱到了一边。

    第一世心魔一手揉着老腰,笑骂道,“都只剩下一道印记了,脾气还能这么倔,也挺难得!”

    那口大鼎却沉默了。

    半晌,他才说道:“我可真没想到,原来这一任命官,便是剑客大哥的转世之身,也无法想象,以剑客大哥的能耐,该会在何等处境之下,才会选择转世……”

    第一世心魔笑眯眯道:“别多想,我本尊转世,是为了踏上更高的道途。”

    那口古鼎道:“这么说,这位苏命官已经拥有击败‘定道者’的底蕴?”

    第一世心魔随口道,“鸿老弟,格局小了啊,你觉得倘若我当年没有离开这命河起源,还能让那定道者获胜?”

    “这……”

    那口古鼎惊讶道,“你转世重修,不是为了重新定道天下?”

    第一世心魔微微摇头,“以后有机会走出命河起源,你自然就明白了。”

    旋即,他一指苏奕,霸气十足道,“记住,你的剑客大哥在这呢,以后让他带你出去耍!”

    还不等那口大鼎说什么,第一世心魔忽地打了个响指。

    顿时,那口大鼎凭空消失不见。

    就像被从世间抹去了般。

    苏奕一怔,“为何不多聊一些?”

    第一世心魔摇头,“一道印记力量罢了,见一面就已经够了,没必要再聊什么,什么时候你把他救回来,和他聊到天荒地老都行。”

    “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带着苏奕,重新来到第九关隘,随意坐在一片坍塌的城墙上。

    “接下来我说,你听,别问,问我也不会回答,只要记在心中便可。”

    第一世心魔取出一壶酒,一边喝,一边说起来。

    苏奕在一侧默默听着。

    直至第一世心魔把一切都说完了,整个人如释重负般,仰头把壶中酒一饮而尽。

    苏奕则陷入沉思。

    第一世心魔说了三件事。

    其一,和半个月后那一场对决有关。

    其二,和当年开辟这九曲天路的那些混沌初祖有关,不仅仅只是那些殒命的人,还有那些杀出九曲天路的一小撮始祖人物。

    其三,则和鸿蒙天域有关!

    每一件事,都带给苏奕心神极大的冲击,也因此产生许多疑惑。

    可最终,苏奕没有问。

    第一世心魔也注定不可能会回答。

    “那把腐朽剑鞘呢?”

    第一世心魔忽地道。

    苏奕掌心一翻,那把腐朽剑鞘凭空出现。

    当初在命运长河上,第一世心魔离开时,曾将此宝留给苏奕,告诉他若遇到化解不开的危险,可以用此宝来保命。

    但,苏奕一直都没用过。

    原因很简单,他当时还心存一丝期待,希望第一世心魔有回来的那一天。

    第一世心魔一把拿过腐朽剑鞘,道,“你啊,可真够傻的,但凡你动用一次,也早看清此宝的真正面目了!”

    “不过,现在知道倒也不晚。”

    声音还在回荡,他指尖在剑鞘上轻轻一抹。在苏奕那惊异目光注视下,这般腐朽剑鞘悄然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